俞邃:“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五大特性

2017-12-01 17:55:00 环球网 俞邃 分享
参与

  习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对国际形势与中国外交部分采用了《坚持和平发展道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专题,系统地阐述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背景、宗旨、理念和做法,立论新颖,气势磅礴,感召力极强。笔者学习的初步体会是,其中贯穿着时代性、务实性、包容性、示范性和普适性五大特征。

  一是时代性。报告驾驭时代高度,立足中国,洞察世界,展望未来。

  对时代精神的把握,关系到国家如何从战略高度做出内外决策。报告的总论断是,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报告中对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的表征做了精辟的阐述,那就是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深入发展,全球治理体系和国际秩序变革加速推进,各国相互联系和依存日益加深,国际力量对比更趋平衡,和平发展大势不可逆转。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世界各国之间的联系与依存变得越发紧密,人类命运共同体成为“地球村”的最佳载体和不二选择。

  回顾历史,从二战到战后的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人类处于革命与战争为主题的时代,那时不可能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命题。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邓小平提出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此后直到二十世纪最初十年,我们党提出了促进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的愿景。随着世态的进一步发展变化,在和平与发展时代主题覆盖下,习总书记审时度势做出了世界进入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的判断,进而独创性地提出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张。

  就中国本身而论,正处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这个时代是奋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时代,是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断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的时代。因而中国有理由、有条件大力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成为新时代中国外交战略的核心理念,也是中国参与全球治理变革的奋斗目标。这个豪迈主张的提出,是与中国和平发展的强劲势头和国际地位的急剧提高相适应的。

  二是务实性。面对当今世界现状,报告中切实地指出,我们生活的世界充满希望,也充满挑战。

  国家要富强,社会要进步,经济要发展,人民要幸福,这是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共同期盼。而当今世界却充满挑战,突出表现为经济增长动能不足,贫富分化日益严重,地区热点此起彼伏,恐怖主义、网络安全、重大传染性疾病、气候变化等非传统安全威胁持续蔓延等等。人类只有抱团才能应对这些共同挑战。这个“团”就是命运共同体。

  现实是复杂的,但不能因复杂而放弃梦想;理想是奋斗目标,但不能因理想遥远而放弃追求。报告斩钉截铁、令人信服地指出,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自应对人类面临的各种挑战,也没有哪个国家能够退回到自我封闭的孤岛。这说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从实际需要出发的,是要脚踏实地去创造的。当今世界以联合国为中心,在全球治理过程中虽历经艰辛,毕竟取多方面的业绩。这意味着众志成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有成功经验可资借鉴。

  三是包容性。人类命运共同体并不因社会制度、文明传统、宗教信仰、价值观念等方方面面的差异,而将任何国家、任何民族排斥在外。

  可以这样说,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成员中既有和而相同者,又有和而不同者,人类命运共同体则是“和而不同”精神在世界层面的集中体现。任何国家领导人,只要把本国的命运与人类的命运当成一体,对世界和平与发展抱有诚意,对人类命运持负责任的态度,不怀损人利己的霸权野心,就不会对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张产生格格不入之感。

  就中国本身而论,“包容性”体现为中国人民的梦想同各国人民的梦想是息息相通的,实现中国梦离不开和平的国际环境和稳定的国际秩序。报告就中国与世界如何处于相互包容之中,做出了周密的回答。一方面,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坚持正确义利观,树立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新安全观,谋求开放创新、包容互惠的发展前景,促进和而不同、兼收并蓄的文明交流,构筑尊崇自然、绿色发展的生态体系。另一方面,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倡导国际关系民主化,坚持国家不分大小、强弱、贫富一律平等,支持联合国发挥积极作用,支持扩大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事务中的代表性和发言权。总之,中国始终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

  四是示范性。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身体力行,勇于担当,已经并将继续做出示范。

  报告庄严地宣称,中国共产党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政党,也是为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的政党。中国共产党始终把为人类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作为自己的使命。

  最近5年中国的示范性实践,举世瞩目,有口皆碑。举其大者,例如,实施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发起创办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设立丝路基金,举办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亚信峰会等等。

  以上事实和中国外交史充分地证明,中国一贯坚定不移地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尊重各国人民自主选择发展道路的权利,维护国际公平正义,反对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反对干涉别国内政,反对以强凌弱。中国积极发展全球伙伴关系,推进大国协调和合作;按照亲诚惠容理念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周边外交方针,深化同周边国家关系;秉持正确义利观和真实亲诚理念加强同发展中国家团结合作;大力促进对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的援助,缩小南北发展差距。中国从来没有以牺牲别国利益为代价来发展自己,中国发展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中国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这些是世人有目共睹的。

  还应该指出,新中国建立以来在世界上的示范作用是一以贯之的。从建国初期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历来强调中国要对人类做出较大贡献,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脉相承的。

  五是普适性。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不只是一句口号,而是普遍适用于世界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明智主张。许多国家深受鼓舞,热烈响应。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普适性显示了很强的动员作用。

  之所以把人类命运共同体说成具有普适性,还因为任何国家及其领导人都没有理由公开反对建设一个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报告中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前提,是公正合理、颠扑不破的:一是要相互尊重、平等协商,坚决摒弃冷战思维和强权政治,走对话而不对抗、结伴而不结盟的国与国交往新路。二是要坚持以对话解决争端、以协商化解分歧,统筹应对传统和非传统安全威胁,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三是要同舟共济,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四是要尊重世界文明多样性,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五是要坚持环境友好,合作应对气候变化,保护好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家园。

  和平、发展、合作、共赢,这是中国坚决奉行的方针。当然,维护和平不是搞绥靖主义,国家主权绝对没有妥协的余地。促进发展并非一味地施舍,专做赔本交易。倡导合作不是乞求谁,而是彼此相向而行。谋求共赢出于诚意,决不是忽悠谁。“一带一路”中的共商,基于平等互信;共建,基于包容互鉴;共享,基于合作共赢。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相对于自然和社会两个层面而言。人类命运共同体由利益共同体与责任共同体组成,要求利益与责任保持平衡,不能只图利益,忽视责任。利益共同体与责任共同体是否协调,决定着命运共同体的前途。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个辉煌而又艰巨的过程,绝不等于马上实现世界大同。它具有前瞻性,但不是超越现实;具有务实性,但不可能一蹴而就。总之,人类命运共同体彰显了崇高的理想和人道主义情怀,凝聚了人类共同的殷切期待。要扫除障碍,创造成效,收获信心,值得我们一往无前地坚持下去。(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国际自然和社会科学院院士)

  来源于国际网11月29日文章

责编:翟亚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
  1. 环球无线

  2. 推荐服务

  3. 环球时报系产品

  1. 扫描关注环球网
    官方微信
  2. 扫描关注 这里是美国
    微信公众号
  3. 扫描关注更多环球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