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力斌:传统文化该如何对话现代文明

2018-06-11 00:53 环球时报 师力斌

  习近平主席9日在上合组织青岛峰会欢迎宴会上的祝酒辞中指出,儒家思想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儒家倡导“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主张“协和万邦,和衷共济,四海一家”。这种“和合”理念同“上海精神”有很多相通之处。

  习主席在内政外交的诸多场合引经据典,充分体现了他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焕发新春、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高度重视。他曾在主持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时指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要处理好继承和创造性发展的关系,重点做好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十九大报告中也明确指出,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放眼今天的中国,中华民族阔步迈进在伟大复兴的历史征程上。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发生历史性变化的同时,新实践所提供的新机遇,经济全球化带来的新挑战,移动互联网时代出现的新事物,以科技创新为驱动所产生的新创造,不断激发文化的嬗变。背靠悠久的文化传统,面对未来的宏伟蓝图,在过去一百年中西文化冲突较量融合的基础之上,人们越来越意识到传统文化的魅力和能量。如何在新时代进行对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以实现“使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的目标,成为摆在中国面前的一项重要课题。

  中国现在正面临“怎样变”的问题。一百年来,“西化”还是“中化”之争绵延不绝,其核心便是如何看待传统文化,如何创新。在全球化进程中,经济政治的腾飞需要文化的腾飞。文化腾飞之于国家和民族,其作用不输于硬实力。八国联军入侵北京那年,美国经济已然世界第一,但并没有因此得到西方认同。而美国真正成为西方霸主的时候,恰恰是文化大发展之后。

  中国有哪些文化可向世界提供?优秀传统文化必然位列其中,因为这不仅是民族的营养,而且具有当下性和创造力。比如“大一统”的观念之于国家和地区稳定,比如“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观念之于人的社会关怀,比如家族观念之于人的情感维系,耕读传家的观念之于人的成长。优秀传统文化也必然是活的文化,像一条鱼,可以游在唐朝的河里,也能游在当代的水中。又像唐槐周柏那样的古树,在唐代可以郁郁葱葱,为古人所用,在现代仍可以生机勃勃,荫庇今人。

  面对世界各民族文化,除了引以自豪的四大发明、孔孟老庄、李杜诗歌等影响深远的传统文化,当代中国还应当而且能够提供一系列新的文化,这个文化属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光提供中国玩具、中国衣服、中国电器,还要提供中国眼光、中国标准、中国价值。

  现在世界上盛行一家独大、自以为是的霸权文化。相比而言,中国外交实践中的和平共处,文艺事业中的百花齐放,就属于中国“和而不同”传统观念的创造性转化,“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显然也继承了古代“天人合一”的宇宙观。这些创造性的中国观念、中国价值,无疑对人类和平发展、人类美好生活提供了正能量。(作者是《北京文学》副主编)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