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迪:不读书的日本人还有未来吗

2018-03-14 00:20 环球时报 刘迪

  日前,日本某社会组织公布调查结果,半数日本大学生每日读书时间为零。作为一名身在日本教学一线的教师,对此也深感困惑。

  一般而言,现代国家竞争力中包括国民阅读力,国民阅读能力的高低直接影响到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二战后日本曾多次立法推广国民阅读运动。即使到今天,人均报纸订阅数、人均每年书籍阅读数这些数据,日本仍领先世界,但“不读书”现象正在日本蔓延。

  我读书时,每天从大学步行到JR高田马场站,20多分钟路程,沿途的“古书屋”鳞次栉比。但今天书店已大为减少,存留下来的店铺变得破旧,淹没在拉面店、手机店间。今天的日本报刊,仍有著名企业家推荐阅读专栏。人们发现许多企业领袖很爱读书。不过,这些“读书人”已渐渐老去。

  今天,来自中上层社会的名校大学生还在读书。他们或不打工,或虽打工但却坚持阅读。而那些非名校生阅读习惯明显不及名校。其中既有阅读习惯问题,也有经济问题。尤其是来自下层的学生,父母无力支付学资,他们自己不但需要打工支付生活费用,甚至还要负担部分学费。

  在日本,超长时间劳动仍十分突出。现役劳动者中的中青年阶层恰值年富力强,本可享受阅读,但这个群体每日平均工作10小时以上。现代人日益增加的电脑作业需要目力、精神与肌体协调,看似较体力劳动轻松,但其实深度疲劳增加。同时,由于当代日本人普遍晚婚晚育,中青年阶层下要照顾孩子、上要看护卧床老人的现象十分普遍,导致社会中坚群体性疲惫,也剥夺了他们的阅读。

  对年轻人而言,“读书”包括两种类型,一是国民教育系统中的阅读,另外一种是自由阅读。前一种阅读减少,将损害国民教育,后一种阅读减少,可能削弱人格、良识形成环境。整体读书时间减少,可能损害年轻一代的包容力、想象力。其结果对整个民族的创造力将是灾难。

  日本人不读书的现象,既是日本社会整体变化的反映,也与现代世界的发展趋势相关。二战后,大学数量增多、入校生源增加,大学与现代工业制度同步,成为生产消费社会的齿轮。全民都是大学生的时代,大学生也丢失了桂冠。大众社会取代精英社会,这种现实导致阅读方式发生变化。

  目前日本的中坚劳动者,是在游戏、动漫、电视影响下成长的一代,他们的阅读对象,已从“书”变为动画、文字、声音等综合信息。日本是漫画大国,不但在娱乐领域,而且在许多专业领域也有很好的漫画,很多日本年轻人知识的重要来源是漫画。日本知识分子也在反思,作为读书风气曾经炽盛的国度,是否仍要坚守“读书”,“读书”定义是否可以扩展?技术革命以及人类社会结构的变化,不断改变人类阅读历史。今天,大学围墙之外的变化,正在逼迫围墙内教育方式的改变,而日本的教育机构,似乎并未认真理解这种变化的意义,更未做好准备。(作者是日本杏林大学研究生院教授)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