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山沦为以色列“后院”

2015-03-06 07:15:00 新华网 分享
参与

分析人士认为,虽然由于内塔尼亚胡的“任性”,美以领导人的关系将陷入1948年以来的最糟局面,但两国关系的基础仍牢不可破

《国际先驱导报》 记者范小林发自耶路撒冷 3月3日晚,美国国会上演了罕见一幕:一位外国总理在演讲中抨击美国政府在伊朗核问题上的外交政策,而在座的议员们20多次全场起立为他鼓掌。发表演讲的人正是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他何以在这个号称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国会如此“任性”,又获全场议员为他的“任性”撑场呢?

美共和党给以总理撑腰

内塔尼亚胡的“任性”,反映出犹太游说集团在美国政坛巨大的影响力。凭借犹太财团的雄厚实力,以色列一直稳获美国共和、民主两党支持,这种支持并不随两党的更替执政而改变,但相比之下,共和党与以色列关系更加紧密。共和党的支持者很多都是犹太人,美国中期选举后,共和党重新执掌国会两院,其中许多新当选的议员都是以色列坚定的支持者。

在美国总统奥巴马还剩20多个月的任期、共和党掌控国会的情况下,内塔尼亚胡视美国国会为“自家后院”,更加有恃无恐。事实也正如以媒体所评论:“内塔尼亚胡在美国国会获得的掌声,比在他领导的利库德集团党内会议上的还多。”

从美国政坛来看,中期选举以来,奥巴马希望在外交领域有所突破,重获选民支持,而共和党则力图牵制他的外交政策,尤其在伊核问题上,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予以杯葛,如要求伊核协议必须送交国会批准。共和党领袖邀请内塔尼亚胡前来演讲,也旨在在伊核问题上向白宫进一步施压。

以色列多位前总理,包括内塔尼亚胡本人,都曾数次应邀前往美国国会演讲,但内塔尼亚胡此次演讲在未成行前就已掀起轩然大波,这是因为邀请内塔尼亚胡演讲的共和党领袖博纳并未事先知会白宫,被白宫发言人恼怒地称为“违反外交礼仪”,是对美国总统的“侮辱”。奥巴马拒绝与内塔尼亚胡会见,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则警告他此举“破坏美以关系的基础”。

老调重弹意在选票

以色列国内,舆论对内塔尼亚胡的演讲则多持批评声音,虽然内塔尼亚胡一再重申他尊重白宫和美国总统,但舆论普遍认为内塔尼亚胡的演讲决定是错误的,从来没有一位以总理在没得到美国总统支持的情况下去美国国会演讲,这不是一个“建设性”的举动。中左翼反对党、甚至前情报部门和军方领导人都在他行前纷纷呼吁他取消此次演讲行程。然而,内塔尼亚胡不顾以色列国内舆论和白宫反对执意前往美国国会演讲。

一方面,内塔尼亚胡的确像他自己声称,将“代表全球犹太人”在美国国会发声,再次向美传递以色列强烈反对可能达成的伊核协议的讯息。另一方面,在距3月17日以色列议会选举还有两周的时候,内塔尼亚胡此举被认为意在选举,并在选举前重打他一贯的安全牌,吸引媒体和民众注意力,将伊核问题再次热炒为选举的主要议题。

根据以色列近来的民调,内塔尼亚胡最大的竞争对手“犹太复国主义者同盟”与利库德集团目前表现势均力敌,均可望在议会120个议席中各赢得23个席位。内塔尼亚胡此时打出演讲牌,刻意塑造自己为捍卫以色列安全不惜一切代价的强硬形象,也是希望民意的天平能向自己倾斜,从而赢得更多选民支持。

内塔尼亚胡在演讲中,对可能达成的伊朗核问题协议表示了强烈反对,称协议“非常糟糕”,将为伊朗拥有核武器“铺平道路”并引发地区核军备竞赛,不仅对以色列的生存构成威胁,也威胁到整个世界。因为按照他的描述,伊朗不仅是威胁要把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的国家,更是与整个文明社会对立的恶魔及全球恐怖主义的幕后黑手。

这已经不是内塔尼亚胡第一次发表同样内容的讲话,至少以色列国内民众,包括在这里常驻的新闻记者,对他在伊核问题上的这番说辞早已听到耳膜生茧。他早在多年前就警告伊朗“可能在数月甚至数周内获得制造核武器的能力”,数年过去,他依然还在发出同样的警告。事实上,美国总统奥巴马事后也称他的演讲“没有新意”,并未就伊核问题提出“可行的替代方案”。

私人恩怨不会影响美以关系

以色列最大的反对党“犹太复国主义者同盟”主席赫尔佐克在内塔尼亚胡演讲后说,内塔尼亚胡就伊核问题发表的演讲既无法影响美国政府在伊核问题上的立场,也无法阻止国际社会与伊朗可能达成的协议。相反,演讲严重损害了以色列与其“最好的朋友和最大战略伙伴”美国之间的关系,以色列将为此付出代价。内塔尼亚胡在演讲中近似悲情地说:“即使以色列被孤立,以色列也会继续挺立。”赫尔佐克却说:“掌声过后,以色列依然孤立,而伊核问题谈判却在没有以色列参加的情况下继续举行。”

内塔尼亚胡与奥巴马关系不睦,已是不争的事实。内塔尼亚胡过去多次在伊核问题上向奥巴马施压,更在美大选前邀请奥巴马竞争对手罗姆尼前来以色列访问,被奥巴马批评为“试图干涉美国选情”。此次演讲,使两人关系降至冰点。希伯来大学教授摩西·阿米拉告诉《国际先驱导报》,从历史的角度看,奥巴马和内塔尼亚胡的关系的确从未如此糟糕过,可以说,这是1948年以来的以美关系中史无前例的,这一状况可能持续到奥巴马任期结束。但他认为,两国领导人私人关系不影响两国坚定的同盟关系。他举例说,已故美国总统尼克松曾与已故以色列总理梅厄夫人关系交恶,但尼克松仍批准了在1973年中东战争期间向以色列紧急提供武器援助。他认为,以美关系的基础是牢不可破的,两国关系不会有实质性改变。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1. 环球无线

  2. 推荐服务

  3. 环球时报系产品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